Головна 北大微讲堂:舆论现象与民意的地位

北大微讲堂:舆论现象与民意的地位

0 / 0
How much do you like this book?
What’s the quality of the file?
Download the book for quality assessment
What’s the quality of the downloaded files?
Рік:
2014
Видавництво:
PUP
Мова:
chinese
ISBN:
B00KV1STHY
Файл:
AZW3 , 201 KB
Завантажити (azw3, 201 KB)

Можливо вас зацікавить Powered by Rec2Me

 
0 comments
 

Ви можете залишити відгук про книгу и поділитись своїм досвідом. Іншим читачам буде цікаво дізнатись вашу думку про прочитані книги. Незалежно чи вам сподобалась книга чи ні, якщо ви відверто і детально розповісте про це, люди зможуть знайти для себя нові книги, які їх зацікавлять.
1

Faking It With the Demon: An Australian Feel-Good Paranormal Romantic Comedy

Рік:
2020
Мова:
english
Файл:
AZW3 , 409 KB
0 / 0
2

北大微讲堂:伊朗核问题的由来和它的前景

Рік:
2014
Мова:
chinese
Файл:
AZW3 , 176 KB
0 / 0
目录

正文 一、民意的历史动力与舆论基因

二、舆论形成的秘密及其标志

三、识别舆论特征,认识舆论形态

四、民意定律和“多数暴政”的谬误



演讲者小传

北大微讲堂产品目录





正文


同学们好!今天非常高兴向大家介绍我的舆论学研究成果,同时和同学们交流,希望大家对讲的内容多提意见和问题。

我今天要讲的是关于舆论现象和民意的社会地位及作用问题。我个人认为,在整个社会中,我们常遇到的是两种现象,一是经济现象,即人们每天的物质生活及其方式;二是语言交流现象,对各种问题表达或听取各种意见。口头的意见表达呈现出社会显意识状态,无论政治生活还是经济生活,都和舆论交织在一起。当社会出现尖锐矛盾的时候,社会舆论就会强烈地爆发出来。





一、民意的历史动力与舆论基因


舆论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发生。不久前在重庆发生了出租车的罢运事件,全市的几千辆出租车突然停止运行,司机在各个街口、广场以及市政府的门前集结,向政府提出自己的诉求。究其深层原因,是他们的经济要求及正当利益长期得不到维护,不能不聚结一起抗争。由于出租车停运,导致公交车运营的紧张,重庆市的老百姓怨声载道,反映了重庆的民意。当地政府在民意的压力下,马上和出租车司机的代表协商,最后圆满地解决了出租车聚众罢运事件。

社会的进步是生产力推动的结果,进步意识形态的指导也发挥巨大的作用,但民意的制约和潜在的社会舆论规律成为社会进步的直接动力。民意是人民群众这一历史动力的外在形式。民意如何作用于生产力、社会关系和政治制度,促成重大的社会变革,一直是我关注和研究的对象。我发现,舆论是社会发展的“掘进机”,成为历史前进的“第一推力。”

首先,我要讲的是舆论的内涵和本质,讨论一下舆论的基因问题。要认识舆论现象,需要掌握舆论概念的内涵。我给舆论下的定义是这样的:所谓舆论,狭义上是指在一定范围内表达多数人共同知觉的一致意见,我的定义强调“一定范围”,是因为舆论有多种多样,不同舆论分布的空间不一样。一所大学的舆论和整个北京市、全国的舆论差别很大,同学校中一个班级的舆论差别就更大了,所以舆论包括民意、众意和群体舆论。“一定范围”揭示的是舆论这一定义的“外延”,是指各种量级舆论的共性,适用于所有范围发生和传播的舆论。“多数人的一致意见”是舆论的内涵,主要指舆论是什么,揭示舆论的基本属性。我的定义还指出了舆论的本质,即它是一种“共同知觉”,或说“集合意识”,消除了若干意见的差异。

从广义上讲,舆论是指许多人对社会问题的看法。我们应当在狭义上确定舆论的内涵,因为人们要认识的是舆论的深层含义,不是了解多种社会意见的总和,有些论著给舆论下的定义是从广义上解释的,没有揭示出舆论本身的含义。

概念的本质是隐蔽的,需要研究者深入挖掘才能发现,准确地表述出来也不容易。

出租车司机之所以要抗议要罢运,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害,形成了共同要求、认知和意志,最终形成舆论。舆论凝结主体的共同知觉是内在的,或为多数人达成共识的基因。分析概念的定义是否正确、全面,不从外延、内涵和本质三方面来判断,无法确认定义的正误和优劣。给概念下定义都要从这三方面考察,否则认真品味和追问一下,破绽就露出来了。





二、舆论形成的秘密及其标志


下面我们来看看舆论形成的条件:1.社会问题。舆论是由社会问题,特别是社会难题形成的。比如出租车罢运事件,出租车公司收取过高费用,政府对这一公平问题长期没有解决,进而导致了社会矛盾的产生,引起出租车司机的强烈要求。2.人口密度。在一定范围内居住人口越多,就越容易产生舆论,所以城市要比农村的舆论多得多。3.言论自由。在有言论和思想自由的社会,有很多舆论,意见十分活跃,而且任何社会舆论都可以得到回应。4.舆论人的文化水平和公民意识。频繁、主动发表意见的人叫做舆论人,他们有文化,具有公民的权益观念和责任感,自然会成为舆论主体,对社会问题主动发表意见。这也是城市比农村舆论发达的重要原因之一。5.舆论场/社会公共领域。任何舆论都是在一定场合下出现的,舆论场是舆论发生的空间,不仅有具体空间,还形成宏观上的公共领域。人们在舆论场自由交流意见,形成一致态度。6.意见领袖。任何有独到见解、达成一定声势的舆论,都有舆论领袖的引导,出现舆论领袖是重量级社会舆论形成的基本条件。即便群体舆论也有发表意见的核心人物。具备以上六个条件,舆论必然会产生。

需要强调的是,不是出现了一种意见就标志着舆论就形成了,舆论的形成是以一定量度为标志的,即舆论的形成应以量化来确定。后来的《舆论原理》提到了这个问题,即舆论形成的标志与量化。我认为,在一定范围内有25%的人支持一种意见才是舆论,少于25%就构不成舆论。我有三条根据:第一,我研究了大量的民意测验案例,发现凡是赞成率在25%以上的意见,都会发展壮大;反之,意见则会慢慢萎缩。这说明,一定范围的25%的人数的意见有显著的强度,是舆论形成的临界点; 。四分之一(即一定范围的25%的人数)的人数是意见显度的底线。第二,一个事物具有显赫力的比重大都在四分之一以上,这是为大家所公认的。第三,我自己搞了一些调查,证实了我的这个结论。

如果社会上一种意见的赞成率是30%—60%,则称之为众意或者叫做公众意见。在区县以上社会范围赞成率在60%以上的意见,可称之为民意,特别是70%以上的意见,是民意量级的标准人数。人们所说的舆论,有时和民意并不是一码事,它们之间有量化的区别。西方很多舆论学著作对舆论没有进行量化区分,只是在民意测验中才说明这种区别。这种划分的意义,就在于给民意测验提供理论根据和理论分析工具。





三、识别舆论特征,认识舆论形态


舆论有哪些特征呢?“意见说、群众说、公开说、流行说”等等,都没有抓住舆论的独特之处,让人无法识别舆论和其他意识现象的不同点。我认为,舆论有如下几个特征:1.它是表层意识。如果把社会意识结构划分为表层意识和深层意识,表层意识则表现为人们的议论,即舆论;而深层意识则是意识形态,例如科学知识体系、理论体系等,都属于深层意识。2.它具有弹性。舆论具有忽高忽低的特点,当受到强力压制的时候,它会转向隐蔽敢怒不敢言;当受到怂恿或支持的时候,它会高涨,表现出强大的力量。3.它有惯性。任何舆论,都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当失去这个历史条件,它依然存在甚至在较长时期控制一些人的头脑,这就是舆论惯性。比如极左思潮在改革开放的30年中在一些人那里时时表现出来,公开批评改革开放的正确方针和措施,但却一年比一年弱,这就是舆论惯性的表现。4.它具有张力。在社会生活中,特别是在具有巨大膨胀力的政治生活中,一种意见不断增长,当它增长到对社会框架产生影响时,就会造成社会秩序的紊乱,社会秩序有时甚至被颠覆,这种张力往往影响人们对舆论的态度。不是任何舆论的增长都会颠覆一种制度,这只是舆论的个别现象。但只要社会舆论不断高涨,对社会秩序产生的压力就会持续增强,舆论张力就会表现出来。

舆论形态是舆论研究的重要范畴,看上去都是些常识问题,却蕴含许多不被人注意的法则。舆论有七种形态,分别是:1.议论:大家聚集在一起交流意见,发表看法,是常见的舆论举动。议论会形成舆论圈,舆论圈不断扩大,表明舆论在蔓延。社会舆论常常以议论形态对社会问题提出非议和诉求,是人心的晴雨表,社会舆情主要通过议论表现出来。2.民谚:很多顺口溜都是表达舆论的一种形态。民谚在社会上流传开来,传播得广泛、迅速,它的核心内容都是正确的。民谚中具体的某一句话可能是错误的,对事物做了夸张和歪曲的描述,但它揭露、抨击的现象大体是符合实际的。民谚的词语多有讥讽、揶揄或荒诞的成分,是表达真理的非严肃形式。3.会议:凡是经过讨论、表决,形成一致意见的会议,都是舆论性会议。议会就具备这个特点。对于一个议案,议员或代表积极发言、讨论或辩论,最后投票表决,形成决议,这个决议就是舆论,甚至是民意的结晶。4.票决:用投票表达一致意见,比如有些国家全民选举总统,对一些国家大事通过全民投票进行表决,称为全民公决。5.集体表意行为:用行为表达共同意见,比如鼓掌,是普遍的集体表意行为;示威游行则是一种更为重要的舆论行为。6.歌咏抒怀。有些歌曲能够表达舆论抒发人们的喜怒哀乐。比如《我的家在松花江上》在日本侵略我国东北后东北人民到处传唱,表达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蒋介石军队不抵抗行径的愤慨、对沦丧国土的深切怀念。7.理论传播:对一种理论观点进行连续不断的宣传,被多数人赞成并予以表达,形成了理论形态的舆论。比如邓小平理论及科学发展观,经过反复宣传,形成热潮,被多数人接受和赞扬,最终转化为物质力量。





四、民意定律和“多数暴政”的谬误


接着,我想谈谈民意和多数暴政问题。前面说过,民意是占60%以上的人所赞成的意见,基本是指县区以上范围,通常是指全国范围之内。2004年《南方周末》有篇文章提出“多数暴政”问题,作者认为多数决定是对少数人的压服是民主制度的弊端,这个弊端导致了多数人暴政。对这个观点,我不敢苟同。

从民意的属性与定律来看,民意是自显的,即民意存不存在,一种意见是不是民意,是由人民自己表达和认定的。比如北京市的交通堵塞问题,我们在北京市的各个地方都能听到老百姓的抱怨,这就是民意的自显。民意是经过日积月累形成的,在讨论过程中各种意见不断交融、汇合,最后形成高度一致的意见。把握民意,要通过科学的民意测验来确定,也可由“到处都能听到同一种意见”这一感性手段来鉴别。

我曾提出一个原理:民意永远正确。因为民意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根本意志是人民的共同愿望和追求。虽然真理只常常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是由少数人发现的,但它最终经过讨论形成民意。从历史来看,只要人民赞成、团结一致为其奋斗的目标,没有不成功的,一切事件发展的结果都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民意是正确的。因此,我们可以给民意下这样的定义:民意是指关系到人民根本利益的社会问题,60%以上的人所形成的共同意见。

为什么说民意不会错?其原因是:1.民意是人民整体切身实践的产物。老百姓对社会问题的看法,通过生活实践并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并相互交流意见,取长补短,荡误保粹,最后形成了民意实际,它是被长期社会实践验证的意见。2.民意是关于公共事物的共同意见,是绝大多数民众比较熟悉和了解的切身利益问题,体现了人民对共同利益与愿望的集中表达,反映出历史发展的方向。3.民意受公共道德和自然法观念的支配。4.民意是经过全民较长时间的互动形成的。由众意中正确的成分逐渐融合为民意,经过时间的考验,部分群众逐渐改变错误态度,汇合到民意中。有些人把一部分人的错误意见误认为民意,反诬民意错误,完全颠倒了是非。5.民意包括了大量社会精英的思想,比如领袖人物的正确思想被人民所接受,成为了人民的共同主张。领袖人物的观点一旦发生错误,人民整体是不会跟着走的、跟着跑的,只是部分群众。

有人说尊重民意会导致民意暴政,这种观点非常荒谬。这种观点也提出了一些民意暴政的错误案例比如:1.法国大革命。其实,在法国大革命中从事打砸抢的非法暴力行为,只是少数暴徒,这些暴徒不过数千人,最多时估计有两万余人,不到法国人民的千分之一,与他们相反的则是广大平民和城市民兵。法国历史著作对此有明确的记载和分析。认为法国大革命是民意暴政,将是对进步阶级推翻主权的正义斗争的误解。2.苏联30年代会直压不同意见。斯大林时期的苏联根本不是民主国家,自然也不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是以斯大林为首的集权统治,怎么能说那里发生了多数暴政呢?3.德国镇压犹太人。那是希特勒和法西斯党在镇压犹太人,根本不是德国人民在施行暴政。4.哈尔滨的宝马案。这个案件曝光后,哈尔滨市的广大网民和市民纷纷谴责这种暴力行为。这正是人民在伸张正义,谴责为所欲为、欺压百姓的行为。至于“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句话当然是错的,但这不是广大人民提出来的,没有民意调查证明这是人民的意见。杀与不杀,要依据违法事实和法律来判决,不是依据民愤判决。这正是旧官吏假借人民之手滥施法治的惯技的表现。

回顾历史,暴政发生的根源和真相恰恰是:(1)少数暴政。真正搞暴政的,都是少数专制统治者,因为他要镇压多数人的反抗。(2)暴政只能出现于专制社会,不可能出现在民主社会。秦始皇搞暴政,是在秦封建集权统治下出现的。法西斯搞暴政,是在希特勒、墨索里尼大权独揽的血腥镇压下出现的。在多数人执政的社会,只是通过民主讨论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人民不会压迫自己。(3)对公共事务、公共利益问题,一定要贯彻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绝不是暴政,而是公民和民主的基本前提。即使如此,对少数人的合理合法的利益也要尊重、允许他们发表和保留意见。对公共利益问题,让多数人无条件地服从少数人的意见才是暴政,即使允许多数人发表和保留意见也是暴政。

通过多年的研究,我认为民意有四个定律:(1)量多理正定律:指对待公共利益问题,多数人的意见要比少数人的意见有更多的合理性,人数越多,合理的成分就越大。尊重多数人的意见,是政府实行科学管理,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前提。(2)群落浮现定律:民意在形成过程中或许已经形成,在社会上能看到许多人聚在一起谈论某个问题,各地经常出现有关某个问题的聚议。(3)弱化刚性定律:民意有时很弱小,如果受到镇压,就会萎缩和隐藏起来。因为每个民意主体未经组织,分散在社会各个角落,只是个人声音的表达,力量呈现弱化。民意根本上具有刚性,最终能埋葬腐朽、反动势力,决定政治力量的胜负。民意如果受到压迫,日积月累,最终出现人民自己的政治组织和意见领袖,集中并代表人民的意见,带领人民打倒压迫者。这是民意的刚性定律在起作用,没有民主,没有民意,总有一天会发生暴力冲突,任何社会都不可能摆脱这条法则。(4)民心所向定律:政权代表人民利益,符合民意,就能得到人民的拥护,不断取得胜利。如果一个政权的所作所为背离民心,必然遭到人民的反对,是不会长久的。这就是古训所说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人心所向,大势所趋”。

(2008年11月18日)





演讲者小传


刘建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教育部新闻学教学指导委员,三届北京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导师。多所高校新闻传播研究机构兼职研究员或兼职教授,多种学会理事和多种学术机构评审专家。长期从事新闻学、舆论学和媒介批评研究。20年来,在报刊上发表有关新闻学、舆论学、传播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和当代中国问题研究等论文560多篇,14种论著获优秀成果奖。长期讲授“新闻理论研究”、“舆论传播学”、“新闻学经典论著研究”、“科技新闻”等课程,“舆论学”课程曾于1989年获北京市教学成果奖。近年来的研究兴趣集中于当代中国舆论政策和社情民意的前沿问题,积极探索改革开放中重大的政治传播和理论传播现象。





北大微讲堂产品目录


北大微讲堂:如何在一流期刊上发表管理学研究论文 徐淑英

北大微讲堂:中华文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林毅夫

北大微讲堂:像水一样的生命流过 俞敏洪

北大微讲堂:创新的未来 李开复

北大微讲堂:重返先锋:文学与记忆 苏童

北大微讲堂:出口导向型增长方式的终结与我国的对策 苏剑

北大微讲堂:巴菲特、索罗斯、比尔·盖茨成功的比较 廖理纯

北大微讲堂:天文望远镜的发展和成就 苏定强

北大微讲堂:中国新闻史研究的几个问题 方汉奇

北大微讲堂:1949年以后的中国新闻史 陈力丹

北大微讲堂:政府新闻发布和对外传播 郭为民

北大微讲堂:学做发言人的体会与思考 毛群安

北大微讲堂:舆论现象与民意的地位 刘建明

北大微讲堂:中日相互报道的难点与误区 卓南生

北大微讲堂:从经济大国向经济强国转变 张亚光

北大微讲堂:从利率失效到汇率失效 许维鸿

北大微讲堂:俄罗斯选举及其外交策略选择 邢广程

北大微讲堂:后改革时代中国城市收入的不平等 谢宇

北大微讲堂:人生的阳光 李连杰

北大微讲堂:载人航天与天宫实验室 焦维新

北大微讲堂:中国经济的再平衡 霍德明

北大微讲堂:中国能否应对日益严重的水危机? 郑春苗

北大微讲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靠什么 刘国恩

北大微讲堂:经济学家看法律、文化与历史 张维迎

北大微讲堂:聚焦城市环境(PM2.5,雾霾,空气污染) 邵敏

北大微讲堂: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 厉以宁

北大微讲堂:台湾经济的奇迹 林毅夫

北大微讲堂:选择的智慧 李开复

北大微讲堂:“文学”如何“教育” 陈平原

北大微讲堂:创新和技术发展 陈十一

北大微讲堂:当前中国的房价问题 苏剑

北大微讲堂:国际政治研究与中国对外战略思考 王缉思

北大微讲堂:机遇•使命•创新•人生 王阳元

北大微讲堂:经济学家看法律、文化与历史 张维迎

北大微讲堂: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 厉以宁

北大微讲堂:品位与职位──中国古代官阶的历史变迁 阎步克

北大微讲堂:台湾经济的奇迹 林毅夫

北大微讲堂:天下之中与日中无影——神话想象天文学及其意义 王邦维

北大微讲堂:文明与地理 王恩涌

北大微讲堂:我所理解的医疗体制与医患关系 柯杨

北大微讲堂:选择的智慧 李开复

北大微讲堂:医学发展的人文与科学问题 顾晋

北大微讲堂:中国经济运行的几个问题 厉以宁

北大微讲堂:中国文化的精神 楼宇烈

北大微讲堂:美学的基本理论与北大的美学传统 叶朗

北大微讲堂:物理与人类未来 王恩哥

北大微讲堂:天才与伯乐 饶毅

北大微讲堂:中国的社会建设——挑战与回应 王思斌

北大微讲堂:漫谈负责任的科学研究 陈尔强

北大微讲堂:科学研究贵在不断探索与创新 陆俭明

北大微讲堂:走进分子世界——从分子磁性谈起 高松

北大微讲堂:网络环境下的版权——保护与分享 张平

北大微讲堂:数学、科学与技术 田刚